第三百零四章 花瓶虽美,但易碎

推荐阅读:玄浑道章回到明朝当王爷好人卡返穿小骷髅法师全能神偷极品仙医旁医左相重生工业帝国极品护花邪王

    ?“好可怕的眼神,好狠辣的眼神!”回过神来的令狐小妹和王璇在心中不由的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此时的刘茫,没有了先前那种懒散、猥琐和无所谓,整个身体散发出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霸道和气势。
    “狼一样的眼神,豹子一样的狠辣,狐狸一般的狡诈,老虎一样的霸道与王者之气。”王璇和令狐小妹对刘茫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
    为什么他突然就有如此大的变化呢?气势**之快,隐藏只好,这在以前,简直是她们二人不敢想象的。
    “不好意思,吓到你们了。”意识到自己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势,吓到了两位jing花妹妹,刘茫紧忙道歉说。
    “没事没事!”
    脸sè还微微有些惨白的令狐小妹拍着自己起伏不定的**,故作镇静的说,“你还是好好的安慰一下璇子好了,听说了这事,她都……”
    “你给我闭嘴!”
    王璇一声娇喝打断了她的话,俏脸瞬间变的涨红起来,小手**着衣角,真想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心里更是把令狐小妹恨得要死,早知道她的嘴这么松,就不带她过来了。
    “有时间,请两位美女吃饭!”王璇面嫩,不像令狐小妹的脸皮那么厚,所以,刘茫就没有“调戏”她。
    “请吃饭没问题,不过,可不能在外面吃。你昨夜和小姨子偷情的事,被曝光了,我们可不想遭受无妄之灾!”令狐小妹眼眸闪烁,不咸不淡的说,仿佛是刻意提醒着什么。
    “谢谢!”
    刘茫心领神会,“有机会请你们到我家里来做客,我亲手给你做!”
    至于和方清萍偷情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既然敢做,他就不怕别人说什么,他相信方清萍也不会说什么。
    至于方清雅……
    思虑间,他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刚刚拿起,耳边就传来方清雅月经不调的咆哮声:“到我这里来一下,立刻、马上!”
    “知道了。”刘茫淡淡的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根本就没给她再说话的机会。
    “签字!”
    令狐小妹把早已准备好的询问记录递了过来,旋即,意味深长的说:“我们得回去交差了,至于死者家属和伤者家属那里,用不用我们出面劝慰一下?”
    “你们出面劝慰?”
    刘茫愣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这两位小美女,哪儿是过来讯问他的,分明是夏倩楠派过来打探“军情”的嘛?
    “好啊!”
    想明白这些,他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那就请我们可爱的jing察同志,出面帮忙调解一下吧,我实在是太忙,还真没有时间来处理这事!这事处理好了,我一定送一面大大的锦旗过去!”
    大兔子,既然你用心不良,那就别怪我“耍流氓”了。刘茫心里一阵的得意,他能够想象的出,她们两个把这句话带回去的话,夏倩楠的脸sè一定非常的好看。嘿嘿嘿!
    “帅哥,你可别让我们等着急了呀?璇子她……”
    拿到刘茫的签名,令狐小妹抛了一记媚眼给他,正准备卖弄一下风情时,却被连嫩的王璇给拉走了,但她被拉走的一刹那,隔空亲了刘茫一下,发出了灰太狼似的呐喊:“帅哥,我还会来找你的!”
    **裸的勾搭,引人遐想。
    “这丫头,太聪明,心机也太深,做**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做老婆可就……”刘茫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即,把冷月影和云绮彤给叫了进来。
    从冷月影手里接过云绮彤的案卷,他一边看,一边说:“说说你的看法!”
    “您和云小姐是……”
    “她是我姐姐!”不等她说完,刘茫便打断了冷月影的话。
    一听这话,坐在沙发上的云绮彤眉宇间陡然涌现出一抹失望的神sè,但眨眼即逝,贝齿咬着嘴唇,眼眸盯着正在看案卷的刘茫,心里有点乱。
    “证据确凿,一审的宣判没有任何问题,没有打二审的必要!”冷月影斩钉截铁的说。
    “如果我说有呢?”
    刘茫放下了手里的案卷,眼眸好像丛林中正在觅食的野兽似的,眨都不眨的盯着冷月影,看得她有些发毛。
    难道这个案子也有什么我没有发现,还能扭转乾坤的细节?冷月影的心里泛起了嘀咕。
    “去准备代理合同书,这个案子挺有挑战xing的,我接了!”
    刘茫把案卷递给了冷月影,随即语重心长的说:“有一个细节,可以使这个案子扭转乾坤,你拿回去好好的琢磨琢磨,明天向中院提请二审的诉述!”
    “我知道您说的是哪儿个细节,但我不认为那里会是突破口!”冷月影接过了案卷,但她却坚持己见,美丽的柔唇扬起一抹倔强的弧线。
    “这年头,有人为了钱,什么都干的出来!”刘茫看着她,意味深长的说。
    听了刘茫的话后,冷月影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的眼睛里闪闪发亮、炯炯有神,仿佛带着某种魔力,深深的吸引住了了她。
    刘茫眼神里的自信,让冷月影知道他一定是找到了扭转乾坤的突破口,而他刚才所说的话,好像是在提醒她什么。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她低下头来,盯着手里的案卷,沉思了片刻,还是没想明白,遂不禁的抬起头来,又一次对上了眼前这个男人的目光。
    在她最失落、迷茫的时候,这个男人“收留”了她,让她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所以,她希望对方能够再指点她一下,而她这种求助式的举动,完全是下意识的。
    对于冷月影的举动和求助的目光,刘茫自然看在眼中,但他却装作一副没看见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可以给冷月影带去信心,可以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尽力去帮助她,
    但是,她今后的路还很长,如果只是一点点的问题就向别人求助,那时间一长,冷月影将丧失duli思考的能力,在不经意间养成一种依赖xing,这是刘茫不希望看到的。
    如果做不到,那我请你来干什么?做摆设用的花瓶吗?
    见刘茫对自己求助的眼神,视而不见,冷月影有些失落。默默的低着头,一边琢磨着,一边向门口走去。
    “小影……”
    蓦地,刘茫叫住了她,“再送你一句话:花瓶虽美,但易碎!”(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www.1778go.com/xs/24/24006/134711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1778g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