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蒋公手谕

推荐阅读: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玄浑道章重生之贼行天下回到明朝当王爷前任无双返穿傲世天骄旁医左相极品太子爷西游之妖神白龙

    ?当北平开来的专列带着一阵阵的寒风呼啸入站之后,在一阵疾风卷起的硬雪粒的吹打下,张学良与宋子文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然后又与何应钦握着手好一番寒暄。
    张学武刻意的在这个时候向后退让了几步,闪身到人群之后,张学武在刻意躲避,但是何应钦却并未打算放过他,对于无论是宋哲元还是万福麟、汤玉麟、张作相等等,他们见到自己无非就是粮饷和武器弹药,所以对于何应钦来说此刻对张学武的感觉最为亲切。
    见何应钦向自己走来,张学武不好在躲避,急忙立正敬礼道:“何部长好,部长辛苦了!我代表新编第一师全体将士感谢部队关怀厚爱。”
    张学武的话让何应钦心头一热,果然还是张承文最贴心啊!到底是中央军的人,连军服的颜色看着都亲切,不过打量了一下周围身着厚裘皮的将领们,在看看身着呢子大衣连个狐狸领子都没有的张学武,何应钦有些心疼道:“承文这怎么能行那?这样是会冻坏的,来人啊!把离开南京时候蒋夫人托我带来给承文的大衣赶快拿来!”
    在一旁众人羡慕的目光中,何应钦将大衣披在了张学武的身上,但是转瞬张学武却将大衣披给了黄涛道:“孝武你身子弱,病还没好!你先穿着,开春在还给我。”
    黄涛顿时一愣,感激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无论如何也不肯披上,何应钦见状竟然将自己的大衣脱了下来给张学武披上道:“一人一件,都不许推辞,这是命令!”
    一旁的郝文斌急忙脱下自己的大衣披给了何应钦,而后面的警卫连长急忙脱下自己的大衣披给郝文斌,加上挤来挤去的记者站台上几乎乱成了一团,汤玉麟望着不停抓拍照片的记者嘀咕道:“都他娘的快成戏台子了,在找两个花旦就是一台戏!两手空空抗得什么日?”
    在承德前清行宫的西书房内,此刻烟雾缭绕,空气浑浊,但是台下确实将星云集热闹非凡,东北军、西北军、晋军加上中央军的张学武,几乎是各成体系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模样。
    对此有些忧心忡忡的宋子文对何应钦点了点头,何应钦拿出了军政部的委任状道:“日寇图谋热河,现国民政府中央军事委员会任命第五十五军军长汤玉麟提升为第五军团总指挥、热河省驻防军上将总司令,统帅二十万守军负责建平至赤峰一线防御和作战任务。”
    坐在台下的汤玉麟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狗屁玩意,一点干的都没有,就想别人卖命?”
    然后大大咧咧的接过委任状往桌子上一丢道:“明个我老汤请客,听者有份啊!人不到的礼必须得到,别让我挑你们。”汤玉麟的态度让张学良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何部长也是脸色有些发青,显然他们对汤玉麟的冒犯都在强压怒火。
    其实,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是因为当下国人认为汤玉麟不可靠,多次示威恳请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宋子文加强热河防务,尤其在山海关失守之后,平津门户大开,所以宋子文才与何应钦有了这次热河之行。
    张学良环顾与会的众人斩钉截铁道:“如若热河战端一启,我东北军各部当拼死竭力一战,得报沈阳事变当日一箭之仇,以赎我等失土之罪,万一此战在败,恐怕届时国内天大地大也再无我张汉卿立锥之地啦!”
    对于下面的这些将领能听进去多少?张学良恐怕自己心里也没个数,于是他决定暗中派于学忠去摸摸底,自己心里也好有个数。
    随即张学良宣布,将长城以南的东北军分为两个集团军,自己兼任第一集团军司令,令第四军团万福麟部进入热河布防,张作相为第二集团军司令,汤玉麟任副司令,并将退入热河的五万义勇军进行整编交给第二集团军统一指挥,新编第一师归第一集团军指挥,暂驻承德,西北军宋哲元部与晋军徐海部驻守长城一线待命。
    散会后何应钦持意前往新编第一师视察,在简陋的帐篷内,何应钦查看了新编第一师的训练大纲计划等等,并且视察了训练情况,对于新编第一师围着小半个承德挖掘修建工事,何应钦笑而不语!
    回到指挥部后,凭退众人,何应钦露出一幅长者的关切态度道:“自去年十二月其蒋委员长自任赣粤闽边区剿匪总司令后,先后调集近四十万兵力,准备对**发动第四次进剿。陈诚指挥的中央军部队共计十二个师的十六万余人为中路军,分左中右三个纵队,担任主攻任务。以蔡廷锴指挥第十九路军和驻闽部队为左路军,以余汉谋指挥的广东粤系部队为右路军,负责就地清剿,并策应中路军行动。总体上决定采取德国军事顾问团分进合击的方针,将**主力歼灭于黎川、建宁地区!承文啊!原本这是一个让你大展身手的好机会啊!现在你的新编第一师恐怕就是委员长有心也撤不下来!”
    张学武点了点头道:“民国二十一年三月一日伪满洲国成立之后,日寇就一直在图谋热河,六月日本裕仁天皇签署命令,关东军有保护伪满洲国之任务,而后又签订了日满议定书,称从此日满即成为不可分割的一体!此番日军重兵囤积锦州可谓来者不善啊!”
    何应钦略有所思道:“汤玉麟这个人你怎么看的?了解多少?”
    张学武微微一愣道:“汤玉麟任东北政务委员会委员、热河省主席,把握军政大权在热河主政六年多了,其可谓是根深蒂固,汤玉麟似乎非常喜欢任人唯亲,他大儿子汤佐荣为热河省禁烟局局长,二儿子汤佐辅为热河省财政厅厅长,三弟汤玉山被委任为第5旅旅长,四弟汤玉铭当上了炮兵旅长,五弟汤玉书当上了骑兵旅长,侄儿汤保福都是工兵营长,就连汤玉麟的大舅子夏维士那样的地痞流氓也能出任辎重营营长!汤玉麟把热河省俨然变成了汤家军的独立王国了,不过汤玉麟权势日高,名声越臭,许多土匪都打着他的名声在为横行霸道,前几天职部还剿灭了一股胡匪,其中一位女土匪声称是汤玉麟的侄女,其打家劫舍无恶不作,民愤很大!”
    哦?何应钦微微一愣道:“女匪怎么处理了?”
    张学武一笑道:“直接枪毙,找了一帮记者陪着尸体给汤玉麟送去了,堂堂热河省主席第五十五军军长怎么可能有那样的侄女?一定是胡匪冒充。”
    何应钦一笑道:“好你个张承文啊!这叫什么?这叫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啊!”
    张学武也有些无奈道:“我部现在的处境何部长您也看到了,虽然环境艰苦,但是部队士气高昂,可期一战,但是汤玉麟确实不适合做第二集团军的副司令,有他在张作相的军令唯恐不通啊!不是卑职危言耸听,汤玉麟敛财也许是能手,打仗他最大的本事恐怕就是一溃千里。”
    何应钦深深的吸了口气道:“这件事件我与子文和汉卿商量过了,我们还是要尊重汉卿的意见,我临行之前蒋委员长有嘱托。”
    一听到蒋委员长四个字,张学武立即起立,何应钦摆了摆手笑着道:“承文时刻心系领袖,很好,这样很好!”
    何应钦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郑重其事的交到张学武的手中道:“委员长手谕,新编第一师暂归北平军分会指挥,仍隶属中央军事委员会,师长张学武拥有临机决断之权,新编第一师乃国军整编之骨干,不容轻易牺牲,抗敌、击敌当以保存部队之有生力量为首要!”
    (诸位!看官大大,看书投票收藏哦!一定要厚道呢!)

本文网址:http://www.1778go.com/xs/24/24002/133936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1778g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