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两军会师(上)

推荐阅读: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玄浑道章重生之贼行天下回到明朝当王爷前任无双返穿傲世天骄旁医左相极品太子爷西游之妖神白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宫大火烧了三日才被扑灭,殃及民宅无数,死伤过千人。审问人犯得知,要烧的不止是王宫,府库及存有重要文档的衙门都是要烧的,只是易军来的太快了,有些地方未及动手,有的则是火头刚起就被扑灭了。
    人到了穷途末路也就难顾全许多了,粮草、军资、国帑、重要文档等是绝不能留给敌人的,当此状况下,一烧了之是必然之举也是唯一的办法,可百姓是不会去想这些的,尤其是在火场葬身的那些人的亲属,他们看到的是自己的君主不顾子民死活意欲焚城,这场火烧尽了靖曲城民众的忠君之心。
    贺然没有在靖曲城急着推行新政,挑选了一些清廉正直的城内官员维持日常运作,墨琚很快就会来的,这里要也行新政,无疑是太不给他颜面了。
    国库内财物堆积无数,大多都是赵慜千辛万苦从定阳运来的,贺然取了一小部分用来赈济灾民和奖赏将士,另选一部运回国内,剩下近半是留给康国的。
    赵慜的去向仍是个谜,只探查出是向西南逃去了,他往那边逃在贺然的意料之中,因为实在无路可走时还能到留国以求托庇。
    这日,处置完公务,贺然召来黄婈,他终难忍心中好奇,请她入席后,问道:“我了解了一下令尊生平,对中伏一节颇感疑惑,你可查明了真相?”
    黄婈神色很是平静,摇了摇头道:“不查也罢。”
    贺然诧异道:“父仇不共戴天,岂能不了了之?”
    黄婈慨叹了一声,道:“不瞒大人,我当初也是立誓要查出真凶的,尊母之命嫁入宁家为的就是探查线索,可刚入门宁家的男人就尽死于战场,还有什么好查的呢。”
    “哦,原来你嫁入宁家果是为了这事。”
    “大人既找人问过,该也听到了那些传闻,赵王主婚确有其事,这正中家母下怀,所以当即就答应了,我虽看不上那二郎,可为报父仇只得认命。”
    “宁家人如果真是害死令尊的凶手,有怎会答应这桩婚事?”
    “一来是大王做媒,是不好回绝的,二来呢,拒婚难免有做贼心虚之嫌,大人岂能不明此理?”
    贺然点头道:“理虽是这个理,如果他们真是凶手,让你入了门就太难提防了,麻烦太多了,与其这样不如想办法拒婚,这赵王也是,如果是他主使害死的令尊,他主这桩婚事的用心就不好说了,可能……”
    黄婈凄然一笑,道:“恳请大人不要再说此事了,自家母亡故后,我的心也冷了,宁家儿郎已死尽,就算是他们陷害了先父,这仇也无从报起了,反之,如果是赵王主使,那就更没什么可说的了,他是君,我们是臣,这仇还是一样无法报,每每想到先父或许是遭人陷害而死,我都心如刀绞,可一来难以查证,二来查出来也无法报仇了,是以这么多年来一直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这十多年时光就此虚度,唉,如今连赵王也已化为白骨,国也近乎灭亡,不论他们是不是凶手,上天都算已替我报了仇。”
    贺然略带歉意道:“我不知夫人是如此心境,还想着回去代夫人审一审宁老夫人呢,请夫人勿怪。”
    黄婈感激道:“蒙大人如此怜护,妾深感厚恩。”
    贺然不解道:“我初时还因为你是与二郎情深才在宁家甘守孤寂,既然与他并无什么情愫,为何虚度年华呢?这可真是不值了。”
    黄婈自嘲的笑了笑,道:“该当是命苦吧,不论我是因什么因由嫁入宁家的,夫君既死,一年之孝还是得守的,谁知一年刚满,家母偏在此时亡故了,父仇不得报,母亲又离去了,我霎时百念俱灰,加之与大嫂、五嫂情谊甚笃,在她们的挽留下,我就在宁家呆了下去。”
    贺然为之唏嘘,不知该说什么好。
    黄婈道:“不怪大人无语,回想这十多年,我自己都觉混混噩噩,如同行尸走肉,无喜无悲,无恨无怨,过一日算一日,即便是现在也不知以后该怎样。”
    贺然摇头而笑道:“夫人看起来可不是那样的人,阵前相见之时,那眼神可是灵动的很。”
    黄婈微微一笑,道:“因自幼得父亲大人宠爱,多半时光是在军营中度过的,此番重新上阵或许是激了几分生气儿,是以大人才有此看法。”
    “既如此……,夫人不妨在军中领兵吧,不知意下如何?”
    黄婈略作沉吟,道:“恐我这点些末之技难以胜任,如大人不怕我误事,就派些无足轻重的差事吧。”
    “夫人过谦了,那就委屈夫人先作中军参谋吧,等熟悉了军中事务再担重任。”
    “多谢大人。”黄婈说着要起身拜谢。
    贺然摆摆手道:“不必多礼,你这些日应该也有所了解了,我这人素来不喜客套,也没那么多规矩,你此后也别一口一个‘大人’了,私下会谈以你、我相称即可。”
    “这如何使得。”
    “慢慢你就习惯了,你既有恩于大军,又与拙荆有旧,在军中只为提振精神,所以我不视你为属下,你也不必执僚属之礼,什么时候不愿在军中了,跟我说一声就是。”
    黄婈展颜而笑道:“大人这般厚待让下官何敢承受?下官是万万不敢的。”
    贺然听她改口称下官,忍不住哈哈而笑,道:“以后你可别抱怨,咱们事先说好了,你武艺再高强,领兵上阵之事我也不会派给你,技痒自己忍着,到时可不要强求。”
    “我可没有功名之心,大人尽可安心,如大人所言,我在军中只是耗度时光,仅此而已。”
    “等班师回朝了,我带你去见凤王,你若觉与她意气相投,可帮她参议军事,我看你俩倒可相辅相成。”
    “我是听闻过凤王威名的,只是不知这相辅相成如何讲。”
    贺然含笑看着她道:“你二人临阵时是一样的镇静自若,不同的是她杀气逼人威风凛凛,你则刚好相反,杀气内敛,笑靥如花,你二人往阵前一站,我想敌军见了天悬地殊的两张绝世容颜,肯定就目眩神迷了,不战自败。”
    黄婈听他这番话已有浮华之意,略带羞怯的瞋了他一眼,低声反唇相讥道:“恐怕对面带兵的得是神奇军师才有此战果。”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暗气自己不知不觉就被他带沟里去了,慌忙垂下了头。
    贺然看出她的尴尬,忙岔开了话题。

本文网址:http://www.1778go.com/xs/24/24001/134064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1778g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